教育技術裝備發展傳統與基石

作者:未知

  1 引言
  教育技術裝備的系統性問題是教育技術裝備發展研究的一個重要部分,舍此將不能說對教育技術裝備有一個較全面、完整、科學的認識,不利于實踐發展。這里面臨同一問題的兩個方面:一是系統化問題;二是尋找與其他裝備系統的分界。除了應用與適用對象以及目的方面存在明顯不同外,根本的問題在于教育技術裝備與其他裝備在內部存在一個知識系統構成的差異。差異就是矛盾,構成與其他裝備的本質區別,也形成基于教育技術裝備內部因素的不斷相互轉化、融合、發展的趨勢。
  2 教育技術裝備的系統性
  裝備構成自身就包含了系統性要求。系統性表明裝備由低級向高級發展,包括其在發展中所形成的具體的外部、內部組成及其聯系性。系統性一般包括外部、內部兩個部分和兩種性質的知識。
  一是由其物質、技術的物理屬性構成其外部特征或稱硬件部分,包含了通用或顯性知識,通用或顯性知識一般是工具屬性的、技術的、常識性的,好比鐮刀、斧頭,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公共產品的性質。
  二是與裝備外部表現相聯系,除物質或物理屬性之外的裝備自身的內部環境系統,或稱之為軟件系統、軟環境。裝備的內部部分由緘默或隱性知識所構成,包括理論、方法、原理、統一的語言、概念、定律等。軟環境或內環境建構,是一般工具、工具性技術上升發展為系統所要求的必經過程,由系統形成的規律所決定。內環境或軟環境反映了儀器設施發明者追求共享的價值觀和對應用的承諾,也是系統構成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或基礎前提。教育技術裝備的內環境或軟環境相對于硬環境具有更為重要的意義,正是由于其內部軟環境才構成與其他裝備的區別,且這一區別恰恰是其外部工具性所不能充分體現的,并因之而成為教育技術裝備。
  如上所述,教育技術裝備適用對象是人的發展,包括科學素養的發展,其終極目標顯然不僅是得到一些有形物質產品或科研成果,而是建立起與教育運行發展相匹配的,有利于人對知識學習、發展的應用平臺,最終收獲人的發展。從這一意義上來說,因為其更重要的功能在于教學應用,就不同于一般的工具屬性,較之一般儀器設施應具有更強的系統化特質要求,即在其一般工具的物理或技術表現內部,蘊涵有更為廣泛的、不同的包括跨領域的以認知為坐標的隱性知識體系,具有一定的與教學相對應的系統性知識體系以及個性化的要求,包括其衍生出來的各種應用規范、技能、方法、途徑,也包括基于教育的理論、方法、語言、定義以及應用規范等。換言之,相對于教育技術設施的外部工具性表現,隱含在其內部的隱性知識或是教育技術裝備系統構成的更為重要的不可或缺的因素,這一特點也構成教育技術裝備產品區別于其他產品設施,或與其他產品設施可相互轉化、融合、交互的重要內因。
  16世紀尤其是17世紀以來科學、教學儀器設施的產生與相互演化的過程似乎也表明這樣一個事實:大凡應用于教育的儀器設施一定會因教學原因做出適應性改變,或改造、或發明,簡單拿來主義顯然難以為用。其中,緘默或隱性知識的構建表現為一個相對漫長、曲折的過程,與外部顯性或通用知識建構不同的是,這一類知識只能從實踐中的經驗積累、學習探索、深化理性認識中形成。
  近代以來,早期近代科學與科學教育的創建者為滿足科學和教學的需要,不斷發明出諸多儀器設施,經過幾代人的努力,形成教育技術裝備外部技術形態和內部知識系統的基礎體系。這一過程首先是從科研和教學個別或局部工具性條件需要開始的,工具性需要首先產生儀器設施的外部物質形態,進而在實踐中為實現科研、教學目的,以及交互、共享、驗證、教學應用完整表達和發展,逐漸完善外部工具性的同時,教育與科學共同構建形成相對統一、穩定、規范的用于記錄、表達、分析、傳承的教學儀器設施的內部以實現科學應用效能為目標的知識體系,包括理論、方法、設計、統一的概念與定義等。這些內容構成科研或教學儀器設施的內環境。內環境不斷完善、發展,構成教學儀器設施的教育以及教育技術的應用特質,進而推動教學儀器設施的系統性發展,由一般學具、儀器設施逐漸發展為體系化、系統化的教育技術裝備。
  3 教育技術裝備與科學儀器設施的關系
  不能不指出的是,對于上述認識又不能不從科學建構的過程中去考察,而考察的過程又使人更為明確地認識到教學儀器設施與科學儀器設施互為淵源、相互轉化的關系。
  曾試圖將教學儀器設施的產生和發展過程作為一個獨立領域進行單獨考察,以更清晰地呈現其由來即形態、內容、規律演變過程,但事實表明這是難以做到的,而且顯然脫離了教育技術裝備產生和發展的基本事實和規律。因此,不能不在考察近代科學教育與科學建構的同時,將目光長久駐留于科學儀器設施與教學儀器設施的深層關系方面。毋庸置疑,近代科學建構過程對科學教育起到極大的基礎性推動作用,在科學建構基礎上興起和發展的科學教育不能不以科學建構的理論、方法、工具作為基礎依托??茖W教育的興起產生對教學儀器設施的需求,一方面借鑒和引入科學儀器設施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選擇;另一方面,科學教育在發展中又產生自身的適應教學需要的問題,為解決教學需要顯然也需要自我研發配置相應的儀器設施。這兩方面共同構成教育技術裝備的形成趨勢。由教育發展規律所決定,越到后期,科學儀器設施的教育應用屬性越相對淡化,現成的、拿來即可用于教學的儀器設施日趨減少,教育技術裝備與科學儀器設施開始走向相對獨立。
  以上顯然還不足以完整表述科學儀器設施與教育技術裝備產生時的分界與關系。即便通過歸納分類方法,要清晰二者的分界以及關系,確定其互不聯系的各自定義,多少都有些勉強。答案是只能從事實出發,從歷史發展過程的角度去尋找。顯然這是個模糊方程,多數時候二者表現為相對獨立又互為彼此的關系。關于它的起源的探索,或可這樣認識:教育技術裝備主要緣起于科學儀器設施,換言之,即科學儀器設施是教育技術裝備的主要形成來源之一。實際上,在科學建構和科學教育的發展過程考察中可以清晰看到,科學儀器設施與教學儀器設施系出同門,具有天然的同一性。這里的同一性意指教學儀器設施與科學儀器設施在理論、工具屬性及方法方面有相同的本原,具有同樣的性質,存在不可分割的聯系,又依不同的條件相互獨立,各有不同的內容和形式、不同的運動和變化。二者之間既相互聯結、相互吸引、相互滲透又相互轉化。融合與相對獨立、相互促進,構成科學儀器設施與教育技術裝備的歷史傾向,直到現代仍是如此。
  4 工具知識化:教育技術裝備體系建構的表現形式
  顯而易見,通用工具設施與教學儀器設施明顯區別,主要是因應用用途不同所表現出來的。如工具的錘子與教具的錘子,外部是沒有差別的,但應用使功能、屬性產生的差別如此之大,常常是超乎人們的想象,這主要在于教育規律、教學目標需要的內部知識環境顯著區別于一般工具設施的內部知識環境。
  這或可是一個人們熟悉的結論,但它的重要性卻值得再次強調:“我們的工具作為科學的外部標記,只能記錄它們針對的王國的信息。這些工具的設計,也許更重要的還有它們收集到的數據,構建起該科學基本的物質和知識組分。當然,它們并不就是科學的全部內容,因為完整的科學包括一個范圍和連貫性不斷變化的廣泛的知識超結構,與自然相符合,并為將來的研究提供豐富的啟迪?!盵1]與此相關的事例,如“關于生物是符合能量守恒原理的熱機器的證明所依賴的是拉瓦錫和拉普拉斯的冰量熱器、李比希用于有機分子分析的儀器、封閉的和開放的呼吸氣分析小室、分光鏡以及其他無數的生理學裝置。但是,對這些儀器的設計和組裝也依賴于其創造者們強烈的信心,即這些儀器設施所精確記錄下來的數據將具有生理學的意義,隱含在這些儀器里的是對生命的一種解釋”[1]。
  應該說教育技術裝備是比較復雜的教育與科學技術現象。在觀察教育技術裝備的差異性時,人們似乎遇到了與康德在19世紀分析有關自然哲學的分化、主張院系分科時同樣的問題。如此言之似有不妥,但教育技術裝備的差異化、融合交叉現象的確又是在教育技術裝備研究時難以回避的問題,盡管對這方面的探索和討論還遠談不上深入,但仍可以據此感到這一問題對教育技術裝備發展產生的影響,尤其在教育技術裝備的建設、生產、產品環節。
  如上,這里將很少涉及教育技術裝備的外部屬性及形態,因相關內容在各章節中將有較多涉及;將重點關注教育技術裝備的內部系統建構,并扼要討論人們是如何對這一主題進行探索的。
  參考文獻
  [1]科爾曼.劍橋科學史叢書:19世紀的生物學和人學[M].嚴晴燕,譯.上海:復旦大學出版社,2000:158.
轉載注明來源:http://www.otdvew.live/9/view-15092451.htm

服務推薦

?
什么彩票平台注册送彩金